箱子

你好,这里箱子/box.杂食生物
画画看心情
上色看运气
写文看缘分
高一长弧(?,可能诈尸

想画些神奇的东西

画不完了(((

顺便这其实是山丘dalao的文的一部分((可惜没肝力了orz

是学习不让我摸上板子
用摸鱼来纪念二周年是一个愧疚((

明天开学,开学前的垂死挣扎。

总有一天我要把🐎的素材全画完(。


没想到自己打算不画画and准备学习的时候ˊ_>ˋ
突然想练文
发现自己准备消失准备了好久ˊ_>ˋ

爽文好开心x(bu

假如花儿也可以活那么久


·如题,假设花的寿命和人类差不多
·cp向为sans x frisk(女)
·设定花只有五瓣(。花瓣没了就是花枯萎了!x(简单粗暴orz
·画手的第一篇文!!!有诸多不足还请包涵!!x
·时间为PE后,尝试些糖糖x横线是时间分割的x

·发现bug会及时修复x


正文:
*这是sans送的一朵金盏花
听sans说在它刚被摘下的时候,就只剩4片花瓣了。
“heh,说不定是被某只不听话的小狗吃了?”
“哈哈...留下它种着吧!说不定papy会喜欢!”Frisk的嘴角扬起一个甜甜的笑容。
她低下头,沉默了一会。
“...还有,谢谢你,sans”小女孩看上去有点害羞。
骷髅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捏!!!!BROTHER!!!MTT同意伟大的PAPYRUS加入他的超酷团队了!!!!可是他要求我在那边住一段时间,你和人类就等着超酷的PAPYRUS回来吧!捏!!”
他停顿了一下,像是想起了什么:“记得照顾好那朵人类带回来的花!!它总是能让我想起我的一个朋友.....”
能听出语气中忽然流露出一丝忧伤。
“既然这样,那也只能同意你去了,不是吗?小心跳舞别闪着骨头pff”
“SANS!!!!!”

*一片金色的花瓣落下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别忘了公文包。”一束蓝光将包带到了Frisk的手里。
“谢啦sans。”
骷髅瞬移躺到沙发上“heh,不客气。”
一天工作的结束对骷髅而言是没过多久的事,意料之中的,三下整齐的敲门声在骷髅的耳畔(?)响起。
只见Frisk推开门,换好鞋,熟练地把刚握在手里的番茄酱抛给躺在沙发上的懒骨头。
“今天份的冰镇番茄酱。”女孩一边脱下寒冬大衣一边说着。
“thanks.”话音刚落,骷髅就以一种夸张而又滑稽的姿势把一大瓶番茄酱囫囵吞下。
“你还是老样子。”Frisk咯咯地笑出了声。
骷髅没有回答。可等到Frisk经过沙发时,sans突然间拉近她,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“作为报答,今天份的晚安吻。”骷髅打着趣对女孩说。
瞬时间,绯红的颜色染上了女孩大片的脸颊,它蔓延到耳根,使Frisk的脸看起来像一颗熟透了的红苹果。
女孩迟钝地发呆了一会。
“One more please?”她轻悄悄地问。
“sure.”骷髅答道。
夜深了,金盏花在月光的映衬下,泛着一缕幽幽的清香,只不过略显枯黄的花瓣,让它比起从前,明显逊色一番。

*又一片金色的花瓣落下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抱歉sans,因为今后一段时间内要处理的事情会变得很棘手,同事们都建议我最好搬到地上去生活,这应该........
“好。”
.......
Frisk攥紧了衣服的下摆,那忽然不知为何而生的恐惧,令她第一次不敢去看骷髅脸上的表情。
“..........sans,有空我会回来看你的。”她抿紧嘴,“我先去找Toriel了,再见。”
透过窗户,Frisk不舍地看了一眼桌台上的那朵金盏花后,便离开了在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。
骷髅黑下了眼眶,静静地停在门口,任凭无情的雪花,把他吞噬在这冰雪之中。
留下的只有寒冷。

*一片枯黄的花瓣落下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段时间后,papy带着他全新的技能回到了雪镇的小屋,可Frisk却没有回来。
说不准,人类的一段时间要更久一些?今天Toriel和我说,她没有收到你的短信,heh,是太忙了吗?
大家在地下都还生活的很好,monsterkid有时也会提起你...


骷髅望着从前的那朵金盏花愣着出了神。





————而那最后一片花瓣也终于落下了。

不行,我突然觉得那个画的好尴尬,画了这么久又不舍得删x
赶快给自己主页盖楼。(bu

莫名其妙就有了秘制图力x
于是又肝了些玩意xxxx
enm(不会语言表达的尴尬x

一个bug*猹拿走的那个选项应该是写着接受

突然想起来x

空间里有人想看的迷之哭颜(??

挖个坑给自己,可能几百年后就会上色吧ˊ_>ˋ
不要脸的打了tag

摸一个灯姐压压惊((